• Vol.30

        路尘妈妈开这个小店不为赚钱,只图个乐。先开始给街坊四邻做做改改,后来路尘设计了几款中式服装,妈妈做了放在店里当样品,没想吸引了附近学校的几个外教。那几个老外逛胡同的时候偶然看见,喜欢得什么似的,于是接茬不断地来,成了这里的常...

  • 冬月客栈
                                            &md...
  • 冬月客栈
                                            &md...

  • Vol.29

        转眼元旦,路尘回到父母家过节。
        路尘的家在北京的老城区里,原来是大杂院里的两间半。那半间就是以前路尘住的,原本是没有的,路尘上初中那年,路尘的爸爸挤在大院的一角借着院墙、自家和人家的屋墙搭出了一小间,虽...
  •       临近年底了,出版社、杂志社变得特别忙,于是路尘也忙得不行。在连续的混乱的没日没夜的赶工中,来过两拨电话,是约路尘元旦期间聚会的,路尘怕忘,记在了自己的带日历的小本上。
          路尘命令自己在23号...

  • Vol.25

     

        路尘靠在床上,苏扬靠在沙发上,一边看电影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路尘想起了自己写的故事,突然对这个假“杨宇飞”的恋爱故事产生了好奇,便问:“苏扬,你有女朋友不?”

        苏扬听到她问这个,转过头来,眨巴了两下眼:&...

  • Vol.24

     

        路尘住的房子的客厅里有张沙发,本来路尘是想把他安置在那儿。可进屋以后看看那张堆了好多杂物的公用沙发,由于疏于打扫,上面已颇有些尘土,再想想自己干净的被子,路尘挠挠头,把苏杨让进了自己的屋子。

        路尘屋里也有张沙发,虽然也堆满了杂物,不过比外面的可是干净多了。这本来是路尘想着哪天可可或于淼她们过来玩,可以用来留宿的,那几个家...

  • Vol.23

        冬天再度侵袭了这个北方的城市。渐渐的,坐在西单的石栏上发呆成了一件辛苦的事。路尘不愿耗费太多精力和物力在保持自身热量方面,于是她决定在新世纪的第一个春天到来之前,尽量的呆在屋子里。
        这也就自然而然的,增加了她坐在窗台上看风景的时间。

        第一次寒流来袭的时候,路尘摘下了原来的灰绿格子棉布窗帘,换上了她为冬天准备的厚窗...

  • Vol.22

        又是一个沉沉的沉浸在梦中的睡眠,外面的响声拨开了路尘的眼睛,她愣了有一个回笼觉那么长的时间,才明白过来自己在哪儿。
        刚才梦里的景象实在太过清晰。梦回校园,路尘看见自己又走在学校操场旁,在灌木丛中发现一只面部受伤的小猫。猫咪的脸因为伤势显得有些狰狞,路尘却一点也没害怕,抱着它走回画室,想找同学们帮忙救它。画室里大家都在,依旧是边捧着饭盆吃饭边用电脑看蜡笔小新,一片欢声笑语欣欣向...

  • Vol.21

      这是个好的深秋夜晚,因为路尘的心情很好。

        夜风吹过,路尘刚才在温暖的室内喝酒而红热起来的脸降了温度,在公共汽车的报站声间隙可以听到空气跑过去的声音,感觉非常清爽。在刚才的车站和同学们分开,漫步在这入夜之时仍旧熙来攘往的街头,路尘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充实感——比那次几乎昼夜不停敢出一单几近一万元的插画活计后拿到报酬时还要充实。

      在这种充实心情的驱...

  • Vol.19

      对于刚大学毕业2年的人来讲,同学聚会应该还算不上大型活动,不过由于大家的时间很难达成统一而变得稀少。这也是物以稀为贵吧,所以也不难理解路尘为何如此紧张这么一次同学聚会。
      
      传统的聚会节目无庸置疑便是吃,大家工作后有了收入,渐渐加上了奢侈的KTV。坐在装修精良的包间里大吼大叫一图痛快,和穷学生时代的感觉着实的不一样。但即便对着的是有好几年交情的哥们儿朋友,路尘还是不可抑制地走调,这和她平时独自面对墙壁怒嚎的感觉还真是不可比,对着墙...

  • Vol.17

      这个情节如果出现在书里,一定是作者编排出来的。
      
      以上是路尘眼下的心理活动,此刻她正坐在一张靠窗户的二人座小餐桌旁,对面却是那个冒牌的“杨宇飞”,她的邻居,真名似乎是叫做苏扬的那个家伙。
      
      小饭馆里人满为患,路尘来的时候正好这张桌子有个空位,她坐下后便傻呵呵地发现了这个阴差阳错的同桌——就是这么简单而牵强的原因。
      
      杨宇飞和何...

  • Vol.15

         路尘最喜欢的季节是秋天,然而北京的秋天总是十分不给面子般慢悠悠地来急匆匆地走。在路尘画得手指僵直时巧克力来的一通电话,正给了路尘一个机会努力的寻找日历以活动手指的机会。
         最后路尘在写字台后面找到了可能时被成堆的颜料挤到地上的台历,吹了一下上面的灰尘,翻过一页,路尘才意识到距离上次的同学聚会已经四个多月的时间了。
      &nb...

  • Vol.13

      浑浑噩噩睡了两天半,路尘才渐渐从感冒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蒙蒙来她这儿第二天的事路尘记不太清楚了,只依稀记得好像是于淼来她这儿取稿子的时候把蒙蒙带走的,顺便还给路尘灌了一把药下去。
      于淼举着温度计冲自己吼着的大脸又开始在眼前晃,让路尘忍不住笑了一下。“于淼真是能解决很多问题呢……”躺在床上眯起眼睛,看着从窗帘缝隙中透进来的几缕凉爽的阳光,路尘这样想着。
      
      窗帘被透进来...

  • Vol.11

      秋天算是北京最好的一个季节了,渐渐降低的气温缓解了路尘的呼吸,其直接影响就是做画顺畅,因此路尘身上的工作压力也和秋天中大街上树的叶子一样,逐渐稀薄了一些。
      这样路尘也多了些时间和兴致来发呆和闲逛。
      
      阳光已没有夏天那样灼人,坐在圆锥塔前面的石栏上向行人行注目礼的时候眼睛也可以睁大些了。路尘索性带来笔记本和笔坐在这里继续“杨宇飞”和“何清”的故事—&mdas...

  • Vol.8

        临近中午的时候,路尘醒了,满头的汗水让头发打了缕儿,身上也有点儿发粘,很不舒服。她走进卫生间,没有打开热水器,直接用凉水冲了个澡。然后找出一身干爽的衣服换上,把屋子里散乱的纸张都捡起来,放到写字台上用笔盒压住,接着打开窗户,眯着眼向窗外看了一会儿,回身找出梳子随便顺了顺头发,又顺手把刚换下来的当作睡衣穿的大T恤扔进那台小洗衣机。
        这一切之后,路尘换上球鞋,斜挎上她的单肩背包,从...

  • Vol.6

        坐在于淼的办公室里,路尘感到一种久违的紧张与压抑。要不是每月必然的领活儿和交稿,路尘以为自己不会再进入到这种地方来了。
        规范的办公空间,井然有序的工作计划,身着套装机械工作的人群,电话声、敲打键盘声、传真机声……紧箍住这个穿着黑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的女孩,她茫然地看着那张属于于淼的空椅子,一手抱着画稿,一手抓紧已经喝空的一次性纸杯,只盼着这位老同学能快...

  • Vol.3

        看着林可坐的公共汽车渐渐走出了视线,一天的轻松也随之结束,路尘站在街边发起了呆。
        好一会儿之后,路尘发觉一直杵在那里总不是个事儿,便移动双脚慢慢走动起来。在她走过第16根路灯灯杆时,猛然醒觉胃里的空虚,这才想起中午吃饭时光顾着和巧克力胡扯,肚子都没有什么进帐。她也就顺势把住处附近的一个小饭馆定为了眼下的目的地,同时也发现了自己正在走向相反的方向,她笑了自己一下,转身向家的方向走...

  • Vol.2

        路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她在被一阵熟悉而清脆的敲门声叫醒的时候,已经是她正式决定写那篇故事的第二天了。
        拨开盖在自己身上的纸张,路尘挣扎着爬起来,随意用手梳理了一下肆意乱翘的头发,摇摇晃晃地打开门。这会儿就来捣乱的家伙,不用看也知道是林可。
        “你怎么今天有时间来了?……&rdqu...

  • ◆注◆这是我2003年开始写的,原名《片断》,今起更名为《尘》。我会把它完成。◆注◆



     

     

        她一直想尽其所能争取自由,但是已经被禁锢在自己之中。

     

    Vol.1

     

        她下...

  • 2009-03-16

    清爽的开始

    Tag:

    今天起,我决定把这个博客作为我发布小说、绘本文字等的专属博客。

    我将以前发在这里的文字全部清除,图片也做了清理。这是个清爽的开始。

    太阳每天照常升起,我再不能浪费我有限的日子。